10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LOL][塔隆x法洛士] #02

# 結果自己不小心連貫了起來...

# 塔隆x法洛士






『請不要為了不傷害任何人…』






法洛士突然地從睡夢中驚醒。
他慌張地撐起身子,緊張的察看四周,雙眼一時之間無法適應燈光,他頻繁地眨著眼讓自己習慣黑暗之前、在轉頭探查身後狀況時看見塔隆正面無表情地盯著自己。

「怎、麼了…」他有點膽怯地開口,就算在一起也有著不短的時間了,他還是會畏懼與面無表情的塔隆對話。
「你睡太久了,覺得應該要叫你醒來。」
塔隆平穩地說著,接著就在法洛士原本躺臥的長椅左側的空位坐下,同時非常順手的摟住法洛士的腰。
這個動作讓法洛士瞬間身體僵硬了一會,他膽戰心驚的望著塔隆,只從塔隆的側臉上看到些不滿,但也沒有為此多表示什麼。
曉得塔隆沒有生氣以後,法洛士鬆了一口氣,他試著讓身體放輕鬆點,不然再維持這種僵硬下去他還是會害怕觸怒塔隆。
到後來,他也讓身體習慣了塔隆的碰觸,兩人就這樣沈默地靠著彼此,盡管法洛士覺得自己的心跳跳的很快——靠在他心臟旁邊的塔隆肯定也知道。

「你又做惡夢了。」
「咦?」
塔隆突然開口讓他再一次驚慌失措,他因為這一驚慌而沒聽清楚塔隆說的話,法洛士顫顫地望著塔隆,除了那一聲驚呼以外說不出其他話來。

「你做了惡夢。」
塔隆換了說法重複了剛才那句話,語氣比起剛才稍微重了些,似乎不太高興法洛士的反應。
「啊……是嗎……」這樣一提他想起了一些片段,這一想反而讓他的情緒變得有點低落。

他想起了有點難過的情景。
夢的片段都是些法洛士覺得曾經經歷過的事。
好像碰觸到了某人的屍體,為此顫抖的手上還有著屍體保留的餘溫。

他幾乎可以確定在夢中碰觸的屍體是他認識的人,夢中的那些感覺真實到讓他覺得十分噁心。

才剛閃過這樣的想法,法洛士立即覺得胃像是被揪住一般讓他覺得噁心,他顫抖著、垂下臉並摀住了嘴,縮著身子想讓這份噁心感消散。

忽地,他的臉被身旁的塔隆強硬地扳起,下巴被塔隆緊抓著,使得他的頭首無法隨意轉動,法洛士只好強迫自己與對方四目相接。

法洛士覺得自己注視對方的視線有些朦朧,眼裡噙淚,溫熱的眼淚因為眨眼的動作滾落。

「你怎麼了。」
「——沒事。」
他依舊說著違心的話,強裝無事來隱藏真實。

他不想告訴塔隆這些事,他只想好好地把這些是埋進心裡深處,然後,忘記。
塔隆討厭自己說謊,他很明白,法洛士卻還是習慣地對他說謊……可就連說謊他也做得非常拙劣。

明明塔隆早已不是那個會讓他想逃跑的人了,明明他們之間的關係不比從前一般陌生了,明明塔隆也把他那些黑暗回憶全都告訴他了——法洛士還是無法開啓胸懷向塔隆傾吐一些、關於那些他寧願藏在內心深處並忘記的事。

有一道牆還堵著不想讓塔隆接近自己內心深處。

無法,他還是無法讓最赤裸的內心想法攤在塔隆面前。
就算自己喜歡塔隆的程度超乎想像,但還是無法。

尤其是,法洛士因為這個夢,想起了一些會破壞現狀的事,他知道這些事如果說了出來,現狀會因此改變。
所以,他寧可不說。

但如他所料,塔隆的表情變得有點扭曲,似乎在隱忍著怒氣——就算感到害怕,法洛士還是覺得現在仍舊無法自己推倒那座牆。

不知不覺的,他又縮著身體並抓緊胸前的項鍊墜飾,忘了這可能會讓塔隆覺得更加不悅。

沈默來的非常突然,盡管這在他們之間早已經是稀鬆平常的事了,仍讓法洛士侷促不安。
法洛士垂下臉,避著對方的視線,他自始自終仍非常害怕與塔隆對視,不是因為害怕塔隆眼神兇狠地注視自己,而是實在無法去面對他從他眼裡看見的失望。

塔隆的手從法洛士的下巴上鬆開,法洛士隱約聽見塔隆輕嘆,接著打破沉默開口。

「你一直都不肯說實話。」
「為什麼什麼都不肯說?」
「我只是想聽你說實話,而不是那些連你自己都騙不了的謊言。」
塔隆的聲音很罕見地出現了顫抖。
「我就這麼的……不能被你接受嗎?」

「不,不是這樣的——」
法洛士連忙出聲打斷塔隆繼續說下去,但他卻不曉得該說什麼話來填補這個尷尬的空檔,他抬起臉看著塔隆,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到底該怎麼做才好?

「真的……沒有什麼。」
到最後他的回答依然迴避著塔隆的問題。
法洛士除了「沒事」、「沒有什麼」以外的話都說不出口。

他依舊無法對塔隆坦率。

過了很久,也許只是在他說完以後的下一秒,耳邊又是一聲嘆息,這次更加明顯,完全地表露出塔隆的無奈與失望。

「對不起,我不該說這些事的,很抱歉,這件事就算了,你忘掉吧,就當這件事什麼的都沒發生過吧——讓你難過了我很抱歉,對不起。」
這些話說得很快,連插嘴打斷的空隙也沒有,連判斷塔隆說這些話時有什麼樣的情緒也無從得知,而塔隆在說完這些話後便從他身邊離去,一瞬間就從法洛士的視野裡消去蹤影。
留下了他。

他盯著塔隆離去的方向許久,驀地,感覺到臉頰上淌過兩行眼淚,他試著想止住眼淚,卻忍不住的低聲哭了起來。
眼淚滴落在他抓著墜飾的手背上,法洛士縮著身體,想抑制在他身體裡蔓延的悲傷,卻怎麼樣也無法脫離悲傷的禁錮。

這是他自己造成的,怪不了別人。

他只是想繼續維持這個令人喟嘆的脆弱關係,所以習慣地隱藏自己的感覺,避免讓塔隆知曉他的過去,這應該都是正確的決定啊——

在身體上塔隆曾給與他龐大的痛苦過,但現在已經沒有了,塔隆也在溫存之際保證過這種事絕對不會再發生,可是現在換成他在傷害他了,他傷到了塔隆的心,他不曉得哪一種痛比較難受。


他只覺得,心好痛。

Secre

自介

Wei☆

Author:Wei☆
目前堆放LOL相關創作

杰西逆命伊澤瑞爾 三人行

厄薩斯犽宿

塔隆法洛士

更新

歲月的痕跡

分類

&freear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