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LOL][厄薩斯x犽宿] #03

# 標題的數字不是順序,只是編號

# 厄薩斯x犽宿

# 有血





一不注意,他就讓手上多了道傷。

犽宿並不覺得痛,但他卻在意起一件事來,他有點擔心如果厄薩斯看見這個傷口會有什麼反應。
會弄出這個傷口單純只是因為他在跟吶兒玩的時候失了點控制,一時間忘了吶兒是個會因為失控而暴走的野獸,玩鬧的太過火,導致他在逗弄吶兒的時候,左手掌心上冷不防地被牠銳利的尖爪劃了一痕。
傷口不深不淺,簡單處理後也就沒有再多出血,只是覆在乾淨布料下的傷口那一陣陣發癢般的刺痛卻讓犽宿心煩不已。

幸好厄薩斯當時並不在場,不然犽宿其實非常擔心不小心攻擊了他的吶兒會被厄薩斯怎樣對待,犽宿當然知道容忍吶兒在自己身旁打轉已經是厄薩斯對此做出的最大讓步了。

心情有點緊張,懷著惴惴不安的情緒,犽宿終究得要面對厄薩斯回來以後會發生的事。

犽宿沒有試著去掩飾受傷的事,他只是沒有主動的提起這件事,在稍晚一點厄薩斯回到他身邊時,他試著裝作沒事的向厄薩斯互動,同時暗暗祈禱厄薩斯沒有注意到自己受傷的事,卻沒想到自己這樣比平常稍微熱絡的舉動反而洩了他的底。
厄薩斯不理會犽宿,反而面無表情的抓起犽宿的手,湊到眼前像是在研究似的盯著。

「這怎麼用的?」都在一起多久了,只聽一句話犽宿就曉得厄薩斯似乎不太樂見這個傷。
「太不小心了。」明知道對方在生氣,犽宿還是用了含糊的回應。
犽宿想試著收回左手,卻被厄薩斯扯著收不回,他甚至覺得現在手上的痛覺全是因為厄薩斯正緊緊掐著的關係。
下一秒,厄薩斯馬上將他仔細包好的繃帶拆開,犽宿在心裡哀號一聲,他察覺到了厄薩斯見到傷口時的表情變化,這讓他心頭一緊,擔心起厄薩斯接下來會說的話。

「是小傢伙用的。」
這不是問句,而是非常肯定的推斷,犽宿望著對方,還想著要怎樣帶過這話題,旋即想起自己的話從來都沒辦法騙過厄薩斯,最後他死心了,僵硬地點了點頭代替開口。

接下來兩人之間的沈默就像條絞繩捆在犽宿脖上,正在一步步讓他窒息,犽宿盯著厄薩斯,厄薩斯也看著他,左手依舊被緊緊抓著。
該如何打破僵局?犽宿沒有頭緒。

然後接著,說不出的龐大痛絕突然間癱瘓了犽宿所有感知。
他下意識的想縮回手,卻依舊絕望地發現厄薩斯不給他這樣的機會。

痛。
非常的痛。
犽宿因為這兇狠逼迫他的痛想起了第一次被厄薩斯進犯的回憶。

又有什麼東西被撕裂了。

在疼痛稍微地緩和後,犽宿才混亂地得出一個他對現狀的想法。
原本在他傷口上那一層暫時止血的薄薄結痂似乎被厄薩斯粗暴的破壞了。

「嗚——」

犽宿小聲哀號著,眼角此時也淌出些許淚,在厄薩斯面前,他就只能十分無助的看著對方,什麼事也沒辦法做。
淚眼朦朧中他見著厄薩斯正在舔舐他掌心上的血,同時,犽宿察覺到厄薩斯的舌尖還非常侵略地在撕扯那道傷口。
「不要、這......樣......」
破碎的哀求從犽宿緊瑟的喉中擠出,可厄薩斯仍舊不理他,現在大概只有那些汩汩流出的鮮血才能引起他的注意力,而厄薩斯也沒有放過任何一滴在他唇邊的血。

這是犽宿非常熟悉的、厄薩斯常對他施加的懲罰。
用著在傷口上再次施加痛苦的方式來懲罰他,讓犽宿的身體記著這些錯,在之後遇到相似狀況時,做以警惕。


過了不知道多久,厄薩斯終於放開犽宿的手。
縮回手的犽宿總算鬆了一口氣,他瞥了一眼傷痕,一滴血也沒有留在掌中,傷口雖然還在隱隱作痛著,卻也不見血從中流出。


「會痛,對吧。」
厄薩斯冷冷的拋下這句話後便從犽宿身邊離開。


犽宿知道這個懲罰並沒有因此結束。


之後一段時間裡犽宿一直過得戰戰兢兢,他過得很害怕,怕的是厄薩斯不知道甚麼時候會把怒氣發洩在吶兒身上。
也因為各種揣測,犽宿只能隨時緊跟著厄薩斯,盯著對方,來避免厄薩斯與吶兒的衝突發生。

厄薩斯因為這件事去找吶兒發洩這樣的事最終並沒有發生。
厄薩斯與吶兒還是圍繞在犽宿身旁,兩者之間維持著不和諧的和諧。



等到犽宿理解厄薩斯這種懲罰後藏著對他的情感牽制時,已經是犽宿將厄薩斯視作最重要的人以後的事了。
notepad.cc
Secre

自介

Wei☆

Author:Wei☆
目前堆放LOL相關創作

杰西逆命伊澤瑞爾 三人行

厄薩斯犽宿

塔隆法洛士

更新

歲月的痕跡

分類

&freear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