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LOL][塔隆x法洛士] #01

# 標題的數字不是順序,只是編號

# 塔隆x法洛士

# 法洛士的模組中有個握著項鍊望天的動作真萌啊...

# 我喜歡家暴






那條項鍊是他心中一塊難以忽視的疙瘩。
每每看著那個菱形狀的紅色墜飾在法洛士胸口前晃動都令他感到煩悶,那條項鍊就像根尖刺,札在心口上,想忽略也會因為心中那股蔓延開來的嫉妒感一直在意。

塔隆根本不想承認自己竟然會因為這種事覺得不悅,只是有時他會不小心瞥見法洛士抓著那個墜飾露出一種他很厭惡的哀傷表情,這通常會讓他想抓狂,而他的確是無法忍耐這種酸澀噁心的狂妒,塔隆總是把這份情緒趁著對法洛士施暴時全發洩出去。

有天塔隆終於是忍不住了,他用著不善的口氣問了法洛士那條項鍊對他到底有多重要,法洛士先是為之一愣,像是被塔隆提出的問題嚇到,隨後垂下他的臉,吶吶說著這是他唯一剩下的寶物,同時像是怕被塔隆奪走似的無意識的伸手抓住胸口的墜飾護住。

「誰給的?」他意外自己的語氣異常冷靜。
「……忘了。」
「那就扔了吧,反正你也忘了是誰送的,那這也只是垃圾而已。」
塔隆伸手就要去扯下那條礙眼的項鍊,但卻發生了讓他稍微會感到驚訝的事。
他的手被法洛士推開,兩人之間的距離也因法洛士向後退了多步而拉開許多。
塔隆並沒有馬上因此動怒,像這種反抗並不是沒有,而他也都會給一點時間讓法洛士選擇接下來應該怎麼反應,塔隆再以他的決定來做出回應。

「你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塔隆輕聲給與他的最後警告,而法洛士這次卻不像過去一樣妥協,儘管他全身正因為對塔隆的恐懼而打顫,但卻表明了這件事他不會對塔隆妥協。

他皺起眉頭瞪著法洛士,突然覺得麻煩,覺得不悅,覺得……很累。

接下來先是發生了什麼事塔隆也忘了, 他只知道自己的情緒驀地失控, 接著理智重新接回後他看著自己冷酷的對無法反抗的法洛士施虐。

法洛士半蹲半趴在地上,左手被塔隆踩著,靴子厚重的鞋底壓著法洛士的五指無法動彈,法洛士根本無法抽回手。
而他的右手還是緊緊抓住他胸前的項鍊,但這也表示他根本無法護住被塔隆攻擊的部位,塔隆也無情的對法洛士的臉、他的背、他的腰——這些法洛士根本無暇去抵擋的地方——毆打或是猛踹。
如果面對的是敵人,他早已將之扼殺,但現在他發洩殘虐傾向的對象是法洛士,塔隆認為他下手的力道輕了許多,他無情的暴虐在法洛士的皮膚上留下發燙的紅腫痕跡。

法洛士因為塔隆揪扯他的髮絲仰起他傷痕累累的臉,左臉頰上的紅腫清晰可見,血與淚混合的液體在上頭淌過留下痕跡,法洛士的表情因為痛苦而扭曲,他望著塔隆的眼神帶著害怕,卻始終不肯放開他抓著項鍊的手來掩護自己。

看到這般情景,塔隆又補了一拳在他臉上。

他看著法洛士表情扭曲,同時緊咬著下唇,平常這樣子法洛士早已發出可憐的哭聲,這一次卻連一聲低吟也沒有從緊閉的雙唇逸出,法洛士就只是默默的讓斷不了的眼淚從臉上滑過。

這都是因為在最一開始法洛士因為臉頰被塔隆踹了一腳而發出一聲明顯的嗚咽後,塔隆馬上踩在他的手上警告法洛士不準哭,而法洛士也在那之後也就真的聽他的話開始忍耐,雖然好幾次也許塔隆真的弄痛了他,塔隆也只看到法洛士顫著身子咬著牙忍下,只有眼淚持續淌在他被血弄髒的臉頰上。

看到法洛士現在淒慘的模樣讓塔隆決定停手,他也知道他這樣繼續對法洛士施暴下去也毫無意義。 於是他拋下法洛士一人留在臥室,在他家中狹小的廚房中找到了之前還剩下一半的酒,他一口氣將其中的酒喝光。
稍微讓發燙的情緒冷卻後,塔隆才感覺到來自於右手的疼痛。
他注視著自己的手,試想著剛才法洛士到底承受了他造成的痛苦,指關節附近的神經正隱隱作痛著,在那上頭還殘存乾涸的血跡,他以為沾染到的是法洛士的血,一碰觸到血漬凝結的皮膚上立即有一陣刺痛閃過,就像是在提醒塔隆剛才的暴行有多殘忍。

塔隆盯著指節上的傷口許久,酒精在他體內發效,讓他突然間產生了一絲絲愧疚,他才放下空酒瓶,回到了法洛士一人獨在的臥室。

室內黯淡無光,只有微弱的光線勉強地從厚重的窗簾後透進屋裡,站在門口的塔隆盯著黑暗中模糊的人影蜷縮在床上,因為他沒有掩飾的腳步聲抬起頭,淡色的眼瞳在黑暗中反射著微弱的光,一閃一閃的,像極了他平常對塔隆感到恐懼時會一直持續眨眼的行為。

塔隆讓房間重新充滿光,他看著法洛士因為突來無法適應刺眼光線瞇起了雙眼,也看見了法洛士看見自己時那毫無掩飾的懼怕顫抖。
他仔細的看了他在對方身上造成的痕跡,除卻血跡已經乾涸、且紅腫開始變為難看紫色瘀青的臉部以外,他的手,他的背,他的腰,那些裸露在外的肌膚上都帶有殘虐過後的傷跡,而他也驚駭的發現法洛士臉龐淡色的髮絲上染上了大量的血紅。
可最讓他覺得心情複雜的還是法洛士紅腫的臉上掛著空洞表情,就像個沒有靈魂的娃娃一樣,法洛士的眼裡沒有了光芒。
這表情塔隆非常熟悉,只會出現在他對法洛士施暴後,這種時候法洛士通常會不發一語好一陣子,有時候是幾個小時,長則三天多,同時還伴隨著絕食,就像是他希望就此讓自己死去一樣。

「你可以逃的。」
他突然對法洛士這麼說。
其實這句話他並不敢如此直接地向法洛士表明,但他此時脫口就將話說出。
一說出口塔隆就覺得後悔,他是真心害怕這句話會對現狀產生什麼無法挽回的影響。
他已經無法想像重新回歸一個人的生活是怎樣寂寞,就算他常對法洛士施虐,但這並不代表他討厭他才如此。
正因為開始在乎起這個人,塔隆害怕失去,他認為只要讓法洛士知道逃走或是反抗他會有什麼後果,法洛士就一定不敢選擇逃走,塔隆才會一次又一次的對法洛士如此殘忍。
他只知道,只有疼痛才會深深烙印在人的身體上,讓人無法忘記每一件歷經痛苦過的事。

令他非常訝異的是,原本以為法洛士會馬上因為他說的話逃走,塔隆卻在法洛士原本帶著像個娃娃般空洞表情的臉上看見了他意想不到的表情。 清澈的眼淚止不住的從法洛士臉上滑落,他的雙唇顫抖著,法洛士鬆開了他原本一直抓著項鍊的右手,像是要阻止塔隆離開似的突然撲進他的懷抱,這一切都令已經預想好所有最壞結局的塔隆感到驚訝。

「不要……一個人。」
他僵直的身體被法洛士緊緊抱住,法洛士把臉埋在他胸口前不斷重複這句話,因為同時正在哭泣使得他說的話也斷斷續續無法連結。
「我、現在……只有你了……」
塔隆找不出任何一句話能回應這樣可憐的告白。
他真的不曉得應該怎麼說眼前這可憐的人了。
塔隆抬起了手,像是要輕撫法洛士紅腫的臉龐似的撥開了黏附在臉龐的雜亂髮絲 ,輕托起對方的臉,看著那雙被眼淚充盈的淡色眼瞳。

這輩子他還沒遇過這麼笨的人,從他會開始動粗時這傢伙就該逃走了,塔隆實在無法理解法洛士怎麼會留下來被他一次又一次的傷害。
而且還是因為沒有任何人能依靠了,法洛士竟然就將他的感情寄託在自己身上,想一想塔隆就覺得這個人非常的笨。

非常的笨。
怎麼可以這麼笨呢?

「你是笨蛋嗎……」
塔隆呻吟似的輕輕吐出他的心聲。
但原本用來施暴的手卻在不知不覺中環繞住法洛士纖瘦的腰,緊緊地將人抱住。
他聽見了從胸前傳來的細小抽泣聲,他是第一次知道淚水的溫度能夠灼燙一個人的心。
看著懷中抱著的人因為他的動作而像個小動物似的在害怕顫抖,卻沒有因此鬆開過抱住塔隆的雙手,反而纏得死緊,就怕塔隆會拋棄他一樣。
兩人之間幾乎沒有空隙,法洛士掛在胸前的項鍊也緊緊壓在塔隆的胸前,與他的心臟只相隔幾吋的肌肉,感覺就像直接刺在他脈動的心臟上。
塔隆忽然間想通了一些事。
他雖然不想承認,但就只有這件事,他的確沒辦法以強權的態度來獲得想要的結果,不管怎麼做,這條項鍊永遠都會與法洛士相伴,就算真能成功的從法洛士身上取走,它還是會以無形的形態存在,而這虛幻的存在感帶來的影響原比實物來的龐大。
這是法洛士在過去與某個曾經很重要的人之間的羈絆,過去的記憶並不是那麼隨便就能斬斷清除的,塔隆非常清楚。
想著,塔隆覺得有點釋懷了。
盡管他還是無法敞開心胸完全接受,但至少他還能夠做到無視。

「真是個笨蛋。」
塔隆抱著還在低聲飲泣的法洛士,闔上雙眼,輕聲自我嘲諷著。
結果到頭來,他也是個笨蛋。

No title

好喜歡這篇QQQQQQQQQ
以前超喜歡法洛士的QQQQQQ
雖然很虐但我好喜歡喔QQQQ
Secre

自介

Wei☆

Author:Wei☆
目前堆放LOL相關創作

杰西逆命伊澤瑞爾 三人行

厄薩斯犽宿

塔隆法洛士

更新

歲月的痕跡

分類

&freear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