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LOL][厄薩斯x犽宿] #01

# 標題的數字不是順序,只是編號

# 厄薩斯x犽宿

# 力量來自於血




他注意到了他的反常。

相處的時間久了,就算犽宿不想承認,他還是注意到了厄薩斯這時候的反應跟平常不同。
老愛靠近他的厄薩斯現在與他保持著距離,只要犽宿稍微靠近點,厄薩斯就會默默地拉開距離,表現的好像在忍耐什麼似的,持續了好幾天。

真奇怪。

不過犽宿不是覺得厄薩斯的行為舉止奇怪,而是因為他在突然間發覺自己為什麼在意起厄薩斯來覺得彆扭,所以他決定把這件事放到一旁不去想。

在犽宿幾乎快要把這件事情忘記前,厄薩斯似乎又恢復了原本的樣子。
就像過去無數次被突然抱住的狀況一樣,犽宿這次仍然是在他毫無防備的狀況下被厄薩斯從後抱住。
犽宿被這突然之舉嚇到了,可在一瞬間他竟然對厄薩斯從奇妙的消沉中恢復了覺得有點高興。
正當他為自己竟然會對厄薩斯這種主動的行為才剛感到高興時,抱住他身體的力量消失了。
犽宿疑惑的轉身,卻看見厄薩斯像是要逃離他一樣、轉瞬間就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眼見的狀況令他真的無法明白這個傢伙現在是怎麼了。
犽宿忘了從前自己是多麼不想接近厄薩斯,現在他卻很難得的這麼主動的想靠近從他身邊逃開的厄薩斯。

「不要過來。」

厄薩斯的嗓音沙啞,犽宿雖然因為這句話來的突然而暫時停下腳步,但他最後還是走到了背對他的人身旁。

「你怎麼了?」
「不要靠近我。」
「為什麼?」
「……」 犽宿見著厄薩斯沒有反應,伸手想去觸碰他的身體來引起對方的注意——依舊撲了個空。
這時候他有點不滿了,懸在半空的手被犽宿硬是收了回來,他盯著厄薩斯,接著負氣準備撇下對方不理。

然後就在犽宿轉身的瞬間,他感到左手上多了一道強硬的力量將他往後一拉,犽宿還沒能調整重心回來,人就撲倒在厄薩斯胸前。

厄薩斯低頭吻了他。

這個吻與往常一樣來得突然且並不溫柔,厄薩斯像是要使犽宿窒息似的深入他的嘴中,舌尖在犽宿的嘴中肆意妄為的攪動,偶爾與犽宿的舌相互交纏,從嘴角流下的唾液無法分辨是來自於誰的。
突然一陣痛楚襲來,犽宿驚訝的瞪大眼,才發現自己剛才竟然像在享受一般閉上了雙眼,不過這件事他目前並不在意,他不懂為什麼剛才厄薩斯在這個吻上竟然用上了牙齒在啃咬她的下唇。

兩人分開後,犽宿下意識的反手抹了抹他正在發疼的唇,他看見手背上多出了一道艷紅血痕。
犽宿舔了一下嘴唇上殘留的液體,唇上的傷口不小,只是被舌尖輕輕碰觸立即產生了強烈的痛,讓犽宿馬上停下了舔舐的動作。
他還來不及問對方這無理舉動的理由,厄薩斯又湊了上來,依舊強硬的貼上犽宿的雙唇。
只是這次有些不一樣,犽宿注意到厄薩斯這次只在意剛才他在犽宿唇上留下的傷口、舔著從傷口淌出的血珠。
這樣的行為引來犽宿一陣不知所措,他的手抵上厄薩斯的胸口,試著想推開對方,不過厄薩斯毫無所動,反而伸手攫住犽宿的腰,另一隻手則是捏著犽宿的下巴、使他無法躲避厄薩斯舔舐他唇上的傷口。
他就只能任由厄薩斯從他身上汲取鮮血。

像在描繪他的唇形似的,厄薩斯的舌尖輕輕掠過犽宿的唇,結束這個根本不能稱為吻的動作。

「我不想傷害你。」 耳邊傳來厄薩斯的耳語,讓還在恍惚的犽宿回過神,他輕推厄薩斯的胸口,這一次非常輕易的就掙脫了厄薩斯的擁抱。
犽宿盯著眼前只與自己相距不到半公尺的人,突然覺得有點好笑,他不懂厄薩斯的傷害定義為何,從厄薩斯口中聽到他其實不想傷害自己其實感覺還滿奇妙的。
如果以犽宿自己感覺來說,厄薩斯過去在他身上做的『那些事』都是在傷害他。
不過他並沒有說出他的想法,他仰頭盯著厄薩斯——犽宿很少直接看著這個男人,也許是因為他感覺現在的厄薩斯並不像平時一樣讓他那麼恐懼,他才敢與對方視線對上。 在看見對方的眼睛以後犽宿突然發現了一個細微的變化。

現在厄薩斯又變回了平常的樣子——不,有一點地方還是不一樣,可是犽宿說不出來是哪個部份讓他覺得突兀。

而他又做了一件他從來沒有在他意識清楚時主動做過的事。
犽宿伸手抓住了厄薩斯的,這次厄薩斯並沒有避開,犽宿就這樣緊緊抓著厄薩斯的手。
像是害怕厄薩斯會再次避開他,犽宿反常地用力抓緊對方的手,他能感覺手止不住的在顫抖,但他不希望在這個當下中放手。

「你,是抱著怎樣的感覺在面對我?」 這個問題一直被犽宿藏在心中,雖然隱約能夠猜到厄薩斯對自己的感情,但,他想聽對方親口說出來做確認。 懷著惴惴不安,犽宿發覺這個問題竟然如此輕易的就能脫口而出。

「我愛你。」

就算明白對方的心意,實際聽到了厄薩斯親口告白還是讓犽宿亂了套。
犽宿眨著眼,瞪著厄薩斯來表達他的無奈與不知所措。
他不懂厄薩斯對他為什麼會產生這種情感。 若要說他對厄薩斯有什麼感覺,犽宿承認也許是日久生情,他是也不再那麼排斥厄薩斯與他做那些親密行為,可是至少,目前犽宿還沒有到愛上他的地步,頂多只能說喜歡。

「我知道,」犽宿喃喃念著,在他過去的感情經驗中找不到任何一個能夠理解厄薩斯這句話包含的意義的答案,「可是,我不懂。」

這時候厄薩斯甩開了犽宿的手,一切簡單到彷彿犽宿剛才根本沒有抓住他似的,反手抓住犽宿的雙臂,奪走了主導權。

血紅色的虹膜上映出了犽宿的身影。
他僵著身子仰頭看著眼前的征服者,豔紅的光影中藏著令他恐懼的晦暗。
一切就像回到了『第一次』。
犽宿回想起第一次的情景,從心底慢慢浮現的恐懼讓他急著想阻止厄薩斯開口說出他想知道的答案,但已來不及。

「因為我想殺了你。」

厄薩斯用著難得的輕柔語氣說著,伸手輕撫犽宿的臉頰,宛若剛才說的話只是枕邊的甜言蜜語。
臉頰上被溫柔碰過的地方竟給了他宛如灼燒過的刺骨痛楚。
犽宿看著對方發愣,隨後便想通了厄薩斯的話。

都忘了,眼前的男人是一個嗜愛戰爭的男人。
他感受到的那一點突兀就是這男人對他的殺意。

「啊、哈哈哈……」 他試著發笑,想要當這只是玩笑。
可厄薩斯的眼神卻讓犽宿打從心中覺得害怕,他知道厄薩斯不是在開玩笑。

生來就是為了戰爭,為了殺戮。
是審判者亦是策動他人進行殺戮的屠夫。

「因為想殺了你,所以,愛上了你。」

這樣的告白令人恐懼。
犽宿仰頭望著厄薩斯的眼,思索著應當如何回應。
但想了許久,他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其實他早就知道這件事了,就只差厄薩斯的親口證實。 也許是因為自己被厄薩斯在對他做出那些殘忍行為後的溫柔蒙蔽了——

「好想殺了你……讓你的血只屬於我。」
男人低聲說著只有他才能夠宣誓的殘暴告白。

犽宿應該是要覺得恐懼的。
他卻是瞪大著眼看著厄薩斯,接著,像是放棄一般,犽宿靜靜地閉上了眼,他低下頭,靠近了厄薩斯。

他能感覺到那雙強而有力的手環住了他的身體。
現在犽宿只希望能夠挺過去接下來發生的事。
Secre

自介

Wei☆

Author:Wei☆
目前堆放LOL相關創作

杰西逆命伊澤瑞爾 三人行

厄薩斯犽宿

塔隆法洛士

更新

歲月的痕跡

分類

&freearea